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继长篇纪实文学朝鲜战争长征之后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继长篇纪实文学《朝鲜战争》《长征》之后,军旅作家王树增再推《解放战争》。该书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书中记述了解放战争时期许多重大事件、重要战役的进程。昨天,王树增接受采访时说,他不是在揭秘历史,只是客观审视历史,将自己所见最大限度地呈现给读者。

动机

探寻解放战争奇迹

《解放战争》是王树增迄今为止非虚构文学著述中规模最大的作品。全书史料真实丰富,战争场面浩大壮观,洋洋1 0万字,详细再现了解放战争这一人类战争史上伟大的奇迹。王树增说,在写完《朝鲜战争》《长征》后,他就着手创作《解放战争》但是自由行旅游,“以一支武器简陋、兵力不足的军队,去对抗拥有现代武器装备的、兵力强大的军队;从数量不多、面积有限的解放区,到扩展为960万平方公里的共和国,解放战争在短短4年时间里演绎的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这一奇迹根本无法用军事观点进行解释,所以我一直在探寻其中的奥秘,试图在浩如烟海的卷宗中找到答案。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好奇心也成了我写作本书的缘起与动力。”

王树增认为,《解放战争》依然是关于他在皇马的数据非常伟大。迪马利亚?他在我眼中是个中场。如果我们排出三叉戟阵型人的一部书,它是在讲述一场战争,但更深层关注的是战争中的人民。“因为在这场决定中国历史走向的战争中,最动人心魄的是战争参与者精神世界的激荡。那些为了一个崭新的中国而流血牺牲的士兵,他们绝大多数是贫苦农家子弟,为了获得梦想中渴望的生活前景,他们在战火中逐渐成长为 似火的理想主义者,成长为可以为国家命运的改变而献出生命的战士。这种人生升华的过程,是那个时代精神生活最动人心魄的缩影。”

准备

大量阅读战史电报

王树增在《解放战争》中除了描写大大小小近百场战争、几百个人物外,还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比如1947年的南麻战役,因为决策失误,我军伤亡很大,以前在同类题材作品中从未涉及,王树增在书中对这次战役进行了详尽的讲述。该书还披露了很多战略部署,如毛泽东与粟裕之间的军事来往电报、毛泽东与林彪之间关于辽沈战役锦州之战的来往电报等。

王树增称,为写作这部战争史诗,他做了大量知识准备与案头工作。“简单地说,就是要看敌我双方的战史。重要的是要知道敌我双方的战史中,涉及具体战8月12日役时哪些内容不一样,是什么原因导致不一样;还要看所有能够找到的战争亲历者的回忆,上至战役的指挥者,下至一场战斗的参加者,甚至是躲在自家墙根下远远地看着两军打来打去的旁观者的回忆。”

王树增说,他的另一个重要工作是阅读电报,“我用5个月的时间,阅读我能找到的有关解放战争的所有电报。对每一封电报,我一定要搞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封电报,它出现的前因后果是什么。我认为没有什么比电报更真实的了。后人的记述和亲历者的讲述,都会根据个人的需要,或者根据个人情感的指向,让历史发生些微的走样,而电报不会。”王树增说,除此之外,他还阅读历史文献、做笔记。他说:“《解放战争》笔记的文字量差不多是成书的三四倍。这样写作,费时费力费心是难以言表的。”

由于解放战争中牵涉的人物众多、地点多变、战事频繁,王树增在写作中遵循的方法是:大背景与小细节,大事件与小人物。“即大背景的勾勒要准确清晰,要让读者明晰历史的大势。其中的小细节要逼真地凸现历史大势的特质,细节犹如观察历史局部的放大镜。局部的真实还能够增加现场感。如果能够在大事件中捕捉到小人物,作品的叙述品质一下子就会与众不同。”

尽管如此,王树增在创作中仍时常遭遇困局:“最大困难是对历史认知的深度和广度不够。个人能力总是有限的,在有限的能力下总渴望通过无限的努力,达成对历史更深入和更全面的认知。这种努力做得越有成效,对历史的解读就会对于今天越具价值。但是,确实无法穷其尽。”

创作

尽可能地客观审视

此前关于解放战争题材,曾有不少作家书写过。对于自己笔下的解放战争,王树增充满自信:“其实,我不可能在历史本身之外虚构历史。现在很多书冠以解密或揭秘之名,书名确实具有商品社会的广告功能。但是,历史并无多少秘密是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作者才知道,专门等着他来揭秘给大家看的。我没有挂出往日的大幅宣传画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尽可能客观地审视历史,并将我所能看见、复原的历史原貌,在最大可能的限度内叙述给读者。”[NextPage]

王树增认为,如果说他的《解放战争》有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在史实之中极其耐人寻味的认知。“比如孟良崮战役,了解解放战争史的人都知道有过这么一仗,过去也有文学或文艺作品记述过这场战役。但是,我写孟良崮,没花太多笔墨写华东野战军如何包围、如何阻击、如何攻歼,而是花了很多笔墨写国民党军如何部署这场战役。我想告诉读者的不是一场战役的过程,而是国民军五大主力之一的张灵甫为什么会死。大而言之就是,我要去了解兵力武器异常强大的国民党军为什么会战败,去了解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一支军队,最致命的东西是什么。”

主题

战争史也是心灵史

王树增解释,在《长征》中他曾对著名共产党人都有详细记叙,所以在《解放战争》中,他更偏重对国民党军将领及其命运的记述。“他们许多人都是抗战名将,都曾为了国家和民族浴血奋战,但是在解放战争中却命运多舛。整个解放战争,没有一个共产党军队的高级将领出现不测,却有那么多国民党军高级将领被俘虏。”

王树增拿杜聿明举例:“我查了一下,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中,只有他没有豪宅没有土地,连卫立煌都说,黄埔系中只有杜聿明不争功也不诿过。蒋介石信任他,他先被派到东北,又被派到淮海,都是在重要的战场上指挥着近百万军队作战。但是,你看一下杜聿明在几十万人的战场上被发现、被俘虏的经过,真是令人感慨万千。他穿着士兵的棉袄,不承认他是杜聿明,说他是军需处长高文明,抓到他的是华东野战军四纵十一师的两个十几岁的通信兵。”

王树增说,这个时候,你才能明白,一个人的遭遇在大历史中真是不足为奇。“你如果把自己的命运与一种正在走向衰败、走向崩溃的势力联系在一起,纵有万般可能也无法扭转历史。”王树增认为,他表面上在写解放战争,实际上在写中国人的心灵史。

(:李明达)

吉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泰安市治疗白癜风
西宁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