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异界大领主第八百五十章面帝二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界大领主 第八百五十章 面帝(二)

走过正门,沿着白玉石板铺就的桥面走过去,就到外城前的广场。

这是一个足足有十个足球场那般大小的广场,平实的时候一般是用来军演用的,像是庆典时候的军演,就是在这里。

同样的,在这个巨大的广场附近,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人,其实周围都是警戒的禁卫军,数量不会少于三千。

穿过御林军严密把守的广场,便进入到了皇宫的内城。

首先映入林泽眼帘的便是万步廊(其实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步,差一步才是万步。),廊东(左)为太庙,廊西(右)为社稷坛,又有左辅右弼的多座院落相陪衬,浩繁的建筑群主从分明、前后呼应、左右对称、秩序井然。

这样次序井然的皇宫大殿,饶是林泽之前在地球上见惯了大场面的,可是,比起这座皇宫来,还是要差很多。

陡然见到如此辉煌的宫殿群,林泽的内心真的是很震撼,在地球上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去过故宫,但是那里已成了观光景点,已浑然没有了半分眼前的皇宫的森严气象和威严。

这个时候,已经到上朝的时间,前来准备上早朝的大臣们此时已大都聚集在皇帝处理政务召见群臣的太和殿,只等着早朝的正式开始。

林泽扫眼看去,基本上都不认识,只有他的记忆里面的几个和侯爷府交好的官员匆匆走过来与他打了一个招呼。

不久之后,林仁权也来到了这里,看到林仁权来了,林泽只有上前见过。

林仁权怎么都是他的爷爷,要是林泽不上前打招呼的话,那就太不像样了。

因为这里是准备上朝的地方,所以,林泽和林仁权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了。

林仁权和林泽的这一举动,立时便让在这里等候上朝的大臣们明白了这个年轻的将军是谁,窃窃细语声响了起来,还有不少人对着林泽指指点点,这让林泽心里面很不舒服,心里面有一种动物园里被人观赏的动物的感觉。

更有甚者,其中还有一部分人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林泽,这让林泽直接皱起了眉头,他的感应力一出,马上知道这些人是黄龙军团的人,另外的人则是七皇子的人。

看到这里,林泽心里面再一次给七皇子记上一笔,准备以后好好的找七皇子严玉城算算帐。

至于严玉城是七皇子,林泽一点都不在乎,要不是林泽现在实力还很弱小,他连元武帝严昊都不会理会。

过了一会,一个太监匆匆地走了过来,站在人堆中东张西望。

林泽一看,马上认出那人是去黑沙城给自己传过圣旨的那个钱公公,正奇怪间,钱公公已是看到了林泽,马上一脸喜色地奔了过来,“林将军,原来您在这里,却让咱家好生好找!”

林泽奇怪地看着他,心里面有点警惕起来。

因为虽然钱公公在定州自己是喂饱了他,但是,也不致于让他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环境下面跑到这里来与自己套交情,要知道内外有别,大楚是严禁朝中公公与外臣结交的。

所以,真要被人误会了,那林泽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知道公公找林某何事?公公,这里可是皇宫!”林泽上千几步,低声问道。

这两人的对话让本就受人观注的林泽此时更加受人瞩目,原本还有些矜持,不愿失了体统的那些大臣们都将目光转了过来,对准了林泽,其中还有一些直接竖起了耳朵,想要发挥一下他那强大的听力。

“林将军,您放心,奴婢知道这是哪里。林将军,这一次奴婢真是要恭喜您了,您这一次可真是简在帝心啊,陛下让咱家来宣将军去元泰殿候着,就不用与这些大臣们一齐上朝了。”

钱公公笑得简直有些谄媚了,看相林泽的样子,简直就是在看金子似的。

也挂不得这个钱公公会这样,因为,之前本来他在宫中只我希望阿里巴巴的股东大会能够跟大家分享怎么办企业是一个不太受重视的太监,能去黑沙城传旨也是因为宫里面的其他大太监们不愿去黑沙城这种苦寒战乱之地,去哪里,一个不好,就会被沙盗杀了,所以,这个差事才会落到他头上。

不想去了一趟黑沙城,钱公公的心里面虽然是胆战心惊的,但是,最终却赚得盆满钵满而回,那一次林泽送给他的财物,比起他之前十几年的积累都要多上百倍,有了这么多钱,钱公公回到京都之后,买通了宫里面的几个大太监,现在在皇宫里面也算是有点地位了,所以,钱公公对林泽已是满心的感激。

这一次皇上要单独招见林泽,因为只有他一人认得林泽,便又给皇帝派了出来,钱公公更是巴不得,因为他知道林泽的慷慨。

还有,这一次,可是皇帝亲自吩咐,这一下,他钱公公也算是在皇上面前露出脸了,只要皇帝记得自己,出头之日便指日可待了。

在宫中太监上万,除了那些皇帝的近侍,皇上又能记得几人呢?

听了这话,不但是林泽,便是那些离着近的竖起耳朵偷听的大臣们心里面也是吃惊不已。

一般外州统兵大将回京述职,按惯例只是在早朝中晋见,皇帝温言抚慰几句也就算结了,怎么这一次皇帝还要单独召见林泽?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无数的大臣的脑海里面满是问号,还有一些人,像是七皇子的那边的人双眼更是无比痛恨的看着林泽,要是眼光能够杀人的话,现在林泽已经被他们四分五裂了。

另外的一些人,像是太子那边的人,则是更加看重林泽了,而林仁权这边,眼神也变了一变,心里面的某些打算,消失了!

(在皇宫里面,就算是你修为再高,也不允许你运用武功去偷听别人的谈话,不然的话,一旦被发现,那结果直接就是杀头。

至于怎么辨别你是否在运用真气偷听别人的话,呵呵,武者在运用真气之后,身体会出现真气的波动,很容易被人发现,就算是你隐藏的好,皇宫里面多的是先天期的强者,在这些人的面前,你隐藏的再好,也是犹如黑中新成都7月18日电(刘彦君)18日午间夜里面的电灯一样显眼。

当然了,你要是依靠自己强大的听觉,那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公公,这是什么意思?”林泽一脸不解的问道。

“呵呵,林大人,奴婢也不知道,您还是跟着奴婢来吧!”钱公公笑着说道。

摸不着头脑的林泽只得跟着喜滋滋的钱公公向内廷走去,身后抛下一路的眼珠子。

人群中,无数的大臣是眉头紧锁,苦思皇帝此举是何用意?

来到内宫门前,林泽就解下佩刀交给守在宫门前的宫卫,接着便随着钱公公进了内宫。

皇宫的内里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景,除了与外面差不多的大气磅勃之外,更添了一些风情雅致,珍贵典雅,元泰殿是皇帝平时小息的地方,殿前便有一个小型的花园。

虽说是小型的花园,但是,面积比起林泽在黑沙城的城主府都大。

此时正值初夏,百花盛开,一股清香弥漫,拂柳清扬,看了就给人一种欢畅的心情。

走进元泰殿,钱公公殷勤地招呼着林泽,不仅替他搬来了锦凳让他座下,还让小太监泡上了茶。(其实都是之前林泽暗中塞给他一长一百金币的金票的缘故。对于这些宫里面的太监,林泽从来没有小看过,所以,就算是钱公公在宫里面不是什么大人物,林泽还是愿意交好他。)

“将军您请小坐一会儿,这早朝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朝中大臣们每逢早朝,必有一翻扯皮吵架,这中间没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完不了事,所以,您在这里先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要是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林泽点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

接着,林泽看着殿前伫立的宫卫,还有屋里站着一个个木头人般的小太监,小心地问道:“钱公公,我这样会不会不合规纪吧,这里毕竟是皇宫,我要是太随便,要是让皇上知道了,可不大好。”

钱公公笑道:“将军请宽心,这都是皇上吩咐的,不然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这样说啊!皇上说将军不必去早朝听那些言之无物的罗嗦话,废话,只要安心在这里候着,皇上下朝之后就过来召见将军。”

摸不着头脑的林泽再一次不着痕迹的向钱公公手里塞了一张金票,“钱公公,可否透露一点到底是为什么皇上要单独召见我啊?我这个心里面没底啊!”

钱公公先是小心的扫了一眼周边的小太监,在看看了手上的金票的数目,一看又是一张一百的,顿时脸上笑开了花,很迅速的将那银票塞时袖筒,笑道:“这个嘛,将军,您还是等会吧,一会儿您就知道了,许是陛下对您全歼沙盗的那一仗感兴趣,想听您详细述说呢!”

一听这话,林泽就知道面前的这个钱公公根本就不清楚,心里面一阵的苦闷。

得,这一百金币就此打水漂了。

不得要不知道各位满不满意?此言一出领的林泽只得安坐元泰殿中,耐心地等着当朝的元武皇帝来给自己解惑。

福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白山医院哪白癜风好
西安前列腺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