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御剑九重天第一百零五章剑神现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御剑九重天 第一百零五章 剑神现

“剑……剑仙……剑仙境?”

云骞完全傻眼了,不管他如何猜测,绝对没有想到云飞竟然直接达到了剑仙境。

“没错,这就对是在向剑仙境蜕变!”

“这不可能!”

云骞很是激动,如果云飞真的达到了剑仙境,他还那什么来追赶,这表明他这一辈子都比想追上云飞的脚步。

“他才十三岁啊,要达到剑仙境还必须经历剑意、剑灵、剑心三境,怎么可能一下子跨入剑仙!?”

聚宝盘苦笑道:“不管你是否相信,这xiǎo子是真的已经突破到剑仙境,现在正在完成最后的蜕变。虽然我也感觉这一切都不可能,但剑仙境可不是其它的境界,必须一步步扎扎实实才行,也就是説这xiǎo子应当在三年的时间内打好了踏进剑仙境的根基,所以在得到那件仙剑的瞬间触发了他的突破。”

云骞看着完全沉浸在突破中的云飞,他有种绝望的感觉,他已经很努力了,三年的功夫从地武境飙升到神魂境,这不知道创造了多少奇迹,就算链家也不例外是在天盟他都是公认的天才。可看看云飞这xiǎo子都干了什么,仅仅三年竟然就晋升到剑仙境了,这是开玩笑嘛,什么时候剑仙如此不值钱了,不是都説要达到剑仙几率只有千分之一嘛,可为何这xiǎo子只用了三年。

云骞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很清楚三年前云飞就连一脉窍都没有打通,可是如今竟然完成了从无到剑仙的蜕变,这怕是那位近古第一天才都要望其项背了。

<曹格召开会道歉p> 死死的盯着云飞,云骞心中绝望的同时,猛地涌现要将云飞摧毁的冲动来,只要将这xiǎo子干掉,自己还是云氏一族的第一天才。

对!

将这xiǎo子干掉,自己还是云氏一族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

脑中涌现这个念头,云骞心中的杀意难以遏制。

“给我干掉他!”

云骞突然冲着聚宝盘器灵大吼。

“你疯了,这xiǎo子虽然还在进行最后蜕变,但他已经是剑仙了,这个时候攻击他就当等于是在攻击一尊剑仙,他的本能会让他发挥出真正剑仙的威力,可以説如果我们攻击他,就等于是在同一位剑仙对战,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聚宝盘对于云骞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他很清楚云骞一直将云飞视作目标,本来一切都表示自己将会将对方踩在脚下,可是谁能想到一瞬间一切都颠倒过来了,云飞竟然直接晋升到剑仙境,这种反差绝对会让一个人崩溃。

“咱们不是还有血魔刀嘛,将它放出来!”

云骞在心中嘶吼,这个时候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云飞干掉。

聚宝盘吼道:“这xiǎo子手中有神剑,万一同血魔刀如头向后倾碰撞激起神剑的凶性,咱们都别想跑!”

“神剑不是被暗盟的人抢走了嘛,这xiǎo子手中根本就没有!”

“不可能!神剑乃是第一神器,你真相信暗盟那些家伙能抢到手!”

“我不管,你一定要将这xiǎo子干掉!”

云骞完全疯狂了,他已经不顾后果了。

“好吧,我会将血魔刀扔出去,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

几乎瞬间一道血光闪现,目标支持云飞。

将血魔刀放出来,聚宝盘瞬间射出七彩光芒将云骞裹住,闪电间朝着大殿外冲去。

血魔刀作为绝世魔兵,绝对可怕,出现的刹那一股恐怖的魔力释放出来,发现自己锁定的目标,它第一时间就露出了凶性。血魔刀根本不会去管自己锁定的目标是谁,直接将之干掉就是它想要做的事情。

轰!

血魔刀可是武尊级别的魔兵恐怖到极diǎn,云飞瞬间打了一个激灵,从蜕变的意境中清醒过来,只是血魔刀实在是太恐怖所以一直到当年的12月了,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对抗的。云飞绝不会坐以待毙,他一瞬间就联系上剑塔之灵。

“怎么办?”

“我现在只有一层剑塔,可扛不住这家伙。”

剑塔之灵的话只让云飞抓狂,神剑并不在他的手中,这个时候他能够指望的似乎只有剑塔之灵。

“你可以将剑碑放出来,不但可以让其对抗血魔刀,还可以引起另外一块剑碑共鸣,获得两块剑碑之助,我们应当能够挡住血魔刀。”

云飞听到剑塔之灵的话哪里敢怠慢,第一时间就联系上剑界之灵,将第一块剑碑放出来。瞬息间,当剑碑出现的刹那绽放出夺目剑光,只让另外一块剑碑瞬间产生共鸣,释放出可怕剑气,闪电间轰向地块剑碑。

突然出现的剑碑让原本打算一刀秒杀掉云飞的血魔刀蹲在虚空,它突然开始嗡嗡震动,一股恐怖的气息在刀身涌动,它似乎认出了剑碑中蕴藏的可怕气息,一时间变得如临大敌。

“轰!”

两块剑碑在共鸣,剑塔从云飞身体中冲出来,一瞬间就让剑塔的气息暴涨,几乎是闪念间一道恐怖的剑光闪现,目标直指血魔刀。

碰撞开始了,可怕的气息瞬间就将剑宗祖地崩开,恐怖的气息怒卷,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这一惊变瞬间引起剑宗遗址内所有人的关注,天苍目露惊异之色,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有东西能够硬撼血魔刀,他知道现在必须马上离开,万一出现不可预知变故,他很有可能会倒霉。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注到那恐怖的波动中,花玉惜的目光突然一凝,一股强横的波动从那可怕风暴中传出来,这是一股剑意,凌厉到极diǎn,绝不是剑仙的剑意,似乎应当是剑神。剑神境啊,难道是那位来自剑阁的强者要出来了?

花玉惜作为一个经历过万年前那场浩劫的人,她可以説唯一见过那位来自剑阁强者的人,不过她对这位剑阁强者并不感兴趣,而是开始搜索云飞的踪迹。

“轰!”

可怕的剑意冲霄,这一刻整个剑宗遗址似欲崩开,所有的剑傀都在同一时间消失,整个剑宗遗址瞬间死寂一片。

沈阳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西安治疗妇科好方法
天津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