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国际制造商第359章想装就装吧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6-02

国际制造商 第359章 想装就装吧!

罗春抖机灵不要紧,可把旁边的黎婠婠气坏了。

什么叫睡自己喜欢的人?

旁边还有几个女生呢,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心里气恼,连带着跟他说话的韩义也一块记恨上了。

另外几位家境富裕的女孩,坐下后基本没怎么动筷子。

她们跟过来就是帮黎婠婠涨涨势,至于韩义是做什么的,她们根本不关心。

此时听到罗春的粗鄙的话语,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

穷鬼就是没素质,三句话离不开女人。

同样的,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对面那个一举一动显得非常“装”的年轻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既然想装,那大家就一起装吧!

心里这样想着,几个女人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穿着米黄色唐纳·卡兰连衣裙,胸前Vuitton披肩下露出大片雪肤的女人,随意的说:“糖糖,下个礼拜陪我去夏威夷旅游呗,好不好?”

说话这个女人叫莫芷侨,中海石化分公司老总家女儿;而坐在她旁边、被称为“糖糖”的女人就姓唐,全名唐果儿;

从上到下、一身Chanel的唐果儿,心领神会说:“不了。我要陪Martin去瑞士滑雪,你让David陪你去呗!”

莫芷侨故意叹气道:“哎,你又不是不知道,David父亲现在正在全力培养他接手公司,哪有时间陪我去夏威夷?”

坐在韩义对面的女人叫江萌理想?这个对我来讲算是个尘封数年有点被忘却的词,雪白的皓腕上戴着只卡地亚星钻系列手表,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韩义。

此时听到莫芷侨的话,漫不经心道:“行了,你就知足吧!人家David上个月不是刚送了辆保时捷给你嘛,还要怎么样?”

莫芷侨说:“我都没开过几次,现在仍在车库里吃灰呢,你要喜欢就送给你。”

“我才不要你的二手货。”江萌一脸嫌弃到。

黎婠婠偷偷看了眼对面韩义的脸色,果然在抽搐,于是便凑趣道:“你那辆911GTS,落地快200万了吧?”

“要不了,也就180万而已。”

黎婠婠就说:“那回头拿给我开吧!我那辆奔驰小跑刚好淘汰掉。”

“拿去呗!”

莫芷侨说着还真的开始翻手包,很快拿出印着保时捷车标的钥匙仍在黎婠婠面前。

那副毫不在意的动作表情,让人以为她送的不是180万的豪车,而是180块的玩具车模而已。

这个逼装的满分!

……

韩义好笑的朝罗春看了眼,罗春脸上在抽搐。

他感觉今天丢人丢大发了,早知道应该告诉她们韩老板的身份。

岳敏才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

装逼也要看场合,韩总什么身价?等到哪一天天义整体IPO,买下大众集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只要德国肯卖。

韩义跟岳敏才也没说什么,继续低头吃饭,罗春在桌底下碰了一下黎婠婠,示意她不要说了。

黎婠婠瞥了他一眼,眼珠朝门口转了转,示意他离开,罗春眉头就皱了皱。

黎婠婠读懂了她的意思,知道他不肯走,然后就生气的不看他。

“芷侨,我看你最近皮肤越来越好了,用的什么牌子化妆品啊?”

“我托人从巴黎买的原装Guerlain御庭兰花精华液,效果感觉确实不错,你要不要试试?不贵,才8000多一瓶。”

“好啊,你帮我带几瓶试试……”

“小萌,上次追你的那个男孩,现在怎么样了?”

“就那样。每回就知道送东西,烦都烦死了。”

“……”

几个女人聊完汽车聊化妆品,聊完化妆品聊衣服,聊完衣服再聊鞋子、包包、首饰,最后又开始说公司。

谁谁谁上个月公司刚开业,就赚了几百万;

又是谁谁谁,家里有多少钱;

上市公司市值又是多少多少。

罗春也懒得提醒黎婠婠了,反正已经丢人了,想装就装吧!

等吃的差不多了,岳敏才站起来说:“那我就先走了,那边还有事等着我。”

韩义坐在那边点点头,朝他说:“路上开车慢点。”

岳敏才“嗯”了声道:“月底马华縢可能过来参加开工仪式。”

“我知道了。”

几个女人此时正竖耳倾听呢!

听到岳敏才的话,个个脸色古怪,莫芷侨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们装逼凭的是实力,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满嘴跑火车。

还马华縢,你怎么不说马耘跟李岩宏都来你们劳什子开工仪式?

“真能装!”几个女人心到。

韩义不以为意,点点头:“我知道了。”

岳敏才跟罗春还有几个女人道别后,带着一脸古怪之色的离开了。

莫芷侨憋着笑朝黎婠婠说:“绾绾,格力的董小姐还在等你呢,我们也走吧?”

黎婠婠点头,朝罗春问道:“走吧?”

罗春过来本来是打算陪韩义喝酒的,结果现在多了几个女人,这个酒也喝不成了。

“韩老板走吗?”

“走呗!”

帐已经结掉了,几个人一块下了楼。

……

卢梦琳已经递交了离职单,安琪被开除,凌裳公报私仇,被降职任用;中海仓储中心的几个高级管理基本被一锅端。

几个女人同病相怜之下,在国庆第一天晚上,相携到酒吧街买醉。

人还没到酒吧,路上安琪就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

韩义说到做到,真的找普华永道的人到公司查账目来了。

听说四五个高级会计正在采购部那边,把她担任经理以来的所有账目全部扒出来、抽丝剥茧的查。

安琪是真怕了。

查实了可是要坐牢的啊!就算够不上坐牢,只要查有实据,以后她还怎么做人?

“呜呜呜……我真不是有意要顶撞他的……他……他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小肚鸡肠……”

凌裳深深叹息了一声。

事情闹到现在这一步,安琪要负主要;她跟卢梦琳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是有的。

“别哭了,明天让梦琳陪你到金陵去一趟。”凌裳扶着她的肩膀说。

双手捂着脸的安琪,埋首在膝盖上,使劲摇了摇脑袋。

“没用的……我……有朋友跟我说,韩…韩义那个人说一不二,呜呜呜……”

路边的霓虹透过挡风玻璃、照在开车的卢梦琳脸上,忽明忽暗。

久久之后,她也是叹息了一声说:“试试看吧!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说实话,卢梦琳从来见过韩义这样的人。

抛开她们的身份不谈,好歹都是女人,还都是大美女,就算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啊?

她是真得搞不懂这个人,一点情面不讲。

车子缓缓穿过商业街,向北面后街的酒吧一条街驶去。

现在才9点,商业并有双臂明显发力抡拽张琳芃的动作。张琳芃挥臂抗争碰到拉罗卡街上行人很多,有横穿马路的,有出租车停下来带客的,所以车子开的不快。

就在这时,卢梦琳无意间扫过马路边的一行人。

可能是今天一整天都在回想昨天韩义讲过的话吧,所以卢梦琳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个人正是韩义。

“嘎吱——”

一个紧急刹车,奔驰GL400稳稳的停在了马路中间。

跟在后面的一辆雪铁龙,差点没亲上去,气得路过奔驰时降下车窗骂了句神经病,然后迅速开走。

“喂,你们快看,韩义在这里。”卢梦琳伸手朝马路对面的商场停车场指到。

“哪呢?”

靠在车窗边的凌裳降下玻璃看了眼,惊喜道:“真是他!

安琪你看,韩义还没走!”

趴在那里哭的跟泪人似得安琪,立刻抬头看去。

果不其然,真的是韩义!

安琪我笃定你那边几分钟后将会有一场大雨来袭顾不得画花的妆容,拉开车门就跑了下去。

被天义封杀是小事,真要被抓起来,那她也没脸待在国内了。

“嘟嘟嘟——”

“嘟嘟嘟——”

安琪就跟疯了一样,不要命的横穿过马路,不理会非机动车道上快速驶过的电瓶车,朝着韩义跑去。

韩义正在跟罗春道别。

余光瞄到有一个人影在向他跑来。

还不等他转身,斜刺里苏瑞尔健步挡在他身前,估计是怕来人意图不轨。

冲过来的安琪,人还没到近前已经“哇啦”一声哭了出来。

“对…对不起……”

老人心力衰竭会心慌气短吗
佝偻病吃什么好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长沙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乳房结节对身体有什么危害
鹤岗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