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怒剑封天第三十九章说到做到跪着求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怒剑封天 第三十九章 说到做到!跪着求!

开发商在2011年11月30日之前

若非有钟灵,谭笑也不明白其中道理,是以今天他猜到黄府的人会无耻的选择霸王硬上弓,所以这才将这玩意拿了出来。

黄家几名护院脸色彻底变成了惨白色,刚才这么近的距离,别说说铁峰,就算他们几个,包括少爷的气息,都被这血马骑的令牌记录下了,那么这谭笑,是万万动不得了。

“竟然是血马骑的身份令牌……贼头陀,你够阴!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愿意赔偿你!”关系闹僵了,并不影响生意,在他们看来,只要拿出钱砸下去,生意归生意,没有任何影响。

“赔偿?不敢当,我还是那句话――滚!立刻,马上!”谭笑冷笑一声,收起了卢千山的令牌。

“哼,笑头陀,你恐怕连我得的什么病都查不出来吧!还枉自在这里开什么专治疑难杂症的医馆!”黄苦当对别的都不看重,他只关注的是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

本来想着将谭笑抓回去,如果这谭笑治不好,杀了就是了,可没想到现在杀不成也抓不成,他只好退而求其次,以正当交易的方式谈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嗯,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你骨龄老化,骨髓坏死,最多半年就该去见你爷爷了!好了,现在请滚吧!”谭笑当然是有意为之。

“你……”黄苦当脸色大变,不望闻问切,这头陀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病?

不过很快他便释然了,自己的病在这花蟒县不算什么秘密,如今恐怕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死头陀想必是听别人说的。

谭笑一看脸色释然的黄苦当,立刻就明白了他心中所想。

他的目的是治好黄苦当,当然不能就让他这么走了,所求者无外乎前天自己说的一句话而已。

“顺便说一句,你这病,除了我,当世没有任何人能治,况且就算别人知道你的病,恐怕也不知道你只有半年好活了吧?”谭笑斜眼看着黄苦当,却将鼓魂捧了一句。

“当真!?”黄苦当这才想起,的确,他这病在两年前就因为彻底没有了希望而搁下了,说到底,他也只是在等死而已。

以前虽然很多人都能看出他的病,但却说不出他究竟还能活多久,这谭笑却一口就确定只有半年时间,难道他真的能治好?

“信不信由你!你也可以试着赌一把!”谭笑知道黄苦当已经‘走投无路’了,就算冲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他也会尝试。

“好吧,我暂且信你,说吧,你要什么!”黄苦当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但哪里不对,他却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他身边的几名护院却有些奇怪了,这贼和尚刚才一副极为恶劣的态度,怎么忽然又要治了?

“两点,第一,钱!大量的钱!要不是我急需钱,你以为我会替你治病?至于第二,你应该能够想起来的!我知道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所以等你想起来我要的第二点之后,再来吧!”

谭笑说完,走到窗边一张椅子上坐下,抿了一口茶,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今晚我们就会离开这里!”

“钱不是问题,至于第二点,你是说,那座院子?没问题,院子送你!”黄苦当立刻就想起了前天的冲突,转头看向一名护院,道:“杨叔,麻烦你去取一下我大哥居住的那座院子的地契。”

那护院点点头,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谭笑却摇了摇头,微微笑道:“是那院子没错,但其他地方错了!好了,黄大少爷,你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吧!”

谭笑再次下了逐客令。

什么叫做鞭子邀猪,这就是鞭子邀猪!

他相信黄苦当今天是打死也不会走了。

“你……”黄苦当当然知道谭笑所谓的‘其他地方错了’是什么意思,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谭笑那句话:总有一天,我要你哭着求着将这小院给我!

可是哭着?求着?我堂堂黄大少,会给这种低贱的乞丐下跪?

谭笑逼了两次,就不再逼了,有句话叫做过犹不及,他还真怕这黄裤裆是个硬气之人,一气之下不扑下身子办实事。“喊破嗓子治了,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一定就没有哇!

屋中顿时一片死寂。

黄苦当脸色阴晴不定,显然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直到那名护院将地契拿来,黄苦当仍旧没有决定。

谭笑瞥了眼石步杀,却见石步杀面无表重振宗风。每年从世界各地到高旻寺禅修者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砰!”

正在这时,身边忽然一声闷响,谭笑心中一跳,低头一看,那黄苦当居然真的跪下来了。

“少爷!”

铁峰五人脸色大变,齐齐扑了过来,却被黄苦当抬手挡住。

“谭笑,好,第二点我也能做到,但若你治不好我,就算我黄家最终被血马骑灭了,我也要将你挫骨扬灰,我要将你的皮一寸一寸的剥下来,将你的骨头一寸一寸的切下来!”黄苦当脸色铁青,面部肌肉剧烈颤抖,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不不不,你弄错了,我不是要你跪我!”谭笑仿若未闻,低头看着黄苦当,微微笑着说道,心中却冷笑,我若治不好你,你都死了,你家的财产都享受不到了,被血马骑灭了关你何事?亏你还说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来。

黄苦当喉头一鼓,嘴角鲜血已然溢出,但他却死死咬着牙,保持跪立的姿势,缓缓转向石步杀!

“请求你……将那座院子……收下!”黄苦当咬着牙,压抑着愤怒,全身如筛糠般颤抖,死死盯着石步杀,从牙缝中迸出一个个字来。

“还不对!”谭笑却再次打断,“我说了,是哭着,跪着,我只看到你流血了,没看到你流泪!”

“秃驴,我杀了你!”几名护院目眦欲裂,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冲了过来。

“退下!”黄苦当大喝一声,之前的愤怒早已化成了悲愤,他黄大少这双膝,连父母都没有跪过,何曾跪过别人?而且还是三个卑微渺小的乞丐?

本届论坛有40多位国内核磁共振仪器专家参加。其中:中国石油大学长江学者肖立志教授 一时间又是悲痛又是愤怒,居然真的流下了眼泪,气息也平复了下来,缓缓说道:“石步杀,请求您,收下那座院子!”

小儿腹泻吃什么
拉萨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长春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