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快穿之推倒神炮灰女奴十五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快穿之推倒神 197 炮灰女奴(十五)

琼摸着自己的脸,也发现它肿得好大,心中好不纳闷:“怪了,我刚才只是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涂了些令伤口肿胀的药而已。按理说,就是稍微红肿,有个巴掌印才对。怎么会肿得这么高?”

她是想用这个训诫无效将重罚巴掌印,在林听雨来叫醒她的时候来陷害林听雨的,剧情:故事设定在《湮灭》剧情的200年之后谁知道来的是阿尔娜,而她的脸竟然在她无所觉的情况下肿成了这样。

她对自己所用的魔法药剂,量掌握得很准确,不可能会肿这么高。

“拿镜子来,快拿镜子来。”琼见阿尔娜笑得直抹泪,终于醒悟不好,大声呼喝。

“琼小姐,您是过敏体质,是不是吃了什么导致过敏的东西?”林听雨一边说一边听话地递了个小镜子给琼。

“啊……”琼一见自己的猪头脸,顿时失控,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是你……”

她指着林听雨,泪水溢满双眼,道:“是你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天哪,林听雨真的很敬佩这个琼的做戏本领,都变成这么一个猪头了,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看在别人眼里仍旧显得可怜兮兮的,让人不由自主地升起同情之心。

林听雨顿时一脸惊恐,拼命摇着头,一边还往后退,道:“琼小姐,跟我没关系。我知道您是过敏体质,给您煮咖啡都不敢放那些会导致过敏的东西,真的不是我……”

她也适时地红了眼睛,泪水溢满双眼。

装可怜谁不会啊!

琼的尖叫,惊动了在书房里密谈的阿里蒙托和沃尔夫。

两人匆匆赶来,就看到房间里的三个人,一个坐在床上顶着一个猪头,哭得好不伤心欲绝;另一个则在床边努力憋笑,但是从她抹泪的动作来看,刚才分明是笑得眼泪哗哗的;第三个则满脸惊恐地看着如果银行暂停开发贷款及按揭贷款床上的那个猪头,脸上眸里全是委屈……

盯着床上的猪头看了好半天。沃尔夫才认出这位是自己刚认下的宝贝爱女――琼,顿时吓得嘴巴都有些合不拢。

“琼,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沃尔夫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骇然问道。

阿里蒙托则在一边冷着脸。静默地看着这一切。

琼在打自己一耳光、并且在脸上涂抹少量魔法药剂的时候,启动了一个厉害的魔法卷轴。这个卷轴品阶很高,肯定是沃尔夫给她的,不然她没可能弄到这种级别的东西。

这个魔法卷轴将这房里的一切痕迹都清扫得干干净净,阿里蒙托想借回溯影流来追溯先前发生的真实情况已经不可能。

而且。以阿里蒙托的强大感知能力,也无法发现,这个房间里曾经启动过魔法卷轴。

这次,琼为了能成功嫁祸艾丽,可说是不惜血本,连这样高阶的魔法卷轴都动用了。这种级别的卷轴,估计就算是沃尔夫,所拥有的也非常有限。

“爸爸,是她……她们害我……”琼哭得好不难过,指了指林听雨。可能是觉得现在自己没什么条件直接怀疑她,所以,又指了下在旁边忍笑的阿尔娜。

“呜呜……爸爸,我只是在这里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变成这样了,呜呜……你一定要帮我找出凶手,肯定是有人害我……”琼一边说一边哭,已经泣不成声。

这次她是真的伤心。她就只是动用了一点点儿魔法药剂,没想到本来艳丽无双的脸就变成了这副模样,这绝对是有人暗中作了手脚。

她怀疑得没错。她对魔法药剂还是有几分悟性的。动用魔法药剂也很有分寸。

可是,在林听雨精神力的干扰之下,她在给自己脸上涂抹那种魔法药剂的时候,就无知无觉地加了些量。结果就造成这样惊人的效果。

阿尔娜忙道:“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本来是进来好心招呼琼去看烟花的,谁知道一进来就看到她的脸变成这副模样。”

沃尔夫冷声质问阿里蒙托:“阿里蒙托公爵,我女儿受你邀请来加斯庄园做客,怎么会在这个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变成这副模样?”

“是她……”琼大概是找回些理智,这次指着林听雨,很是掷地有声地说道。“在睡觉前。她给我煮了杯咖啡,我喝了才睡的,结果醒来脸就变成这副模样。”

林听雨忙一脸惊慌地解释道:“不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琼小姐让我给她煮咖啡,我就给她煮了,还因为她体质敏感容易过敏,特意没有加那些会令她过敏的东西……”

阿里蒙托道:“这次来的宾客中,安娜多丽女爵非常擅长医疗治愈方面的魔法,依我看,还是先请她给琼小姐仔细诊断一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她变成这副模样比较好。再者,也正好请她为琼小姐治疗一下,可能一会儿就能消肿的。”

沃尔夫赶紧点头,道:“好,那麻烦你去请一下多丽女爵吧。”

女儿顶着这么一张猪头,连他这个做父亲的也觉得分外的丢人。

都怪琼这么爱出风头。

原本他虽然因着藏宝图的事不得不认下这个女儿,但起初并没有将她介绍给大家认识的意思。至于宴请宾客郑重地将自己认下女儿一事宣布出来,他也没这个想法。

都是琼自己爱出风头,想尽快融入上流社会,每天磨着他,他才不得已答应地。

这下可好……

沃尔夫越想越觉得琼这个女儿就是专门给他来糟心的,对琼真心反感。

阿里蒙托已经拉铃,叫来了一个女仆,让她去厅里请安娜多丽女爵前来。

林听雨因为是当事人,而且有可能涉案,所以阿里蒙托并没让她去叫安娜。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中等、样貌也比较普通的女郎走进了房间,口中温和地说道:“阿里蒙托,急匆匆地叫我来什么事啊?”

她的口吻显得与阿里蒙他们二人已于近日订婚。看来这对姐弟修成正果的日子不远了。托颇为熟络。其实,她和阿尔娜一样,都是来自京城的贵族,只是在这片庄园区有一套庄园,有时候会到这里来渡假。

阿里蒙托经常往来于京城与加斯庄园,不时地去京城办事,想来与安娜、阿尔娜有过不少交集,所以与她们比较熟稔。(未完待续。)

湖州男科不孕不育治疗哪家好
连云港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