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鹤舞月明第一二六一章结伴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鹤舞月明 第一二六一章 结伴

第一二六一章结伴

“这位兄台,有何贵干?”

一个满脸精悍之色的中年汉子忽然向凤如山他们走过来,墨云不等对方开口,首先直接出声问道,却是没有站起来迎客的意思。(..)

他们现在所停之处,是路边一个简陋的,叫服务区吧,服务区内有几家不大的商铺,其实就是几个相对坚固的帐篷,晚上也提供基本的安全警戒,路过之人,可以在服务区内休息、过夜,还可以补充水、食物、长箭等基本的给养,当然,价格吗,你懂的。

沁科草原地广人稀,即使这样简陋的服务区,也不是随便就找得到的,相比于在荒山野岭中露宿,服务区简单的热茶、大饼四个大字招牌,对吃腻了烤肉的旅人,很有诱惑力。

天色渐晚,服务区内,稀稀落落搭起了十来个临时帐篷,其中一个帐篷旁边,有五个人点了一堆火,在喝酒、谈天,他们有十几头骆驼聚在一起,大包小包垒砌了一堆货物,看起来是一个小商队。

“呵呵,在下吉赛部落霄广,……。”

中年汉子微笑着拱拱手,走到火堆旁倒了两碗酒,将其中的一碗双手捧给墨云,自己端起剩下的一碗一饮而尽,不紧不慢的说出一翻话来。

原来,霄广是小商队的掌柜,此次商队替人运送一批常见的草药东去,他得到消息说,大约半个月前,著名的马匪半边云,被附近几个部落联手围剿,一场大战,马匪惨败,半边云连老巢也没守住,仓皇逃命。

打击马匪,本来是好事,也和他们商队关系不大,但据说,一小股溃散的马匪,却逃窜到了前面的黑风山中,关键是,这股马匪不仅不小心隐匿,反倒是四下劫掠,而黑风山是他们商队的必经之路,霄广担心商队人少,想和凤如山他们结伴而行。

“……,嘿嘿,其实半边云以前,对我们这些小商队并不算苛刻,过路费有个规矩,算起来收的也不多,可惜,现在万一碰上这些散兵游勇,还守不守半边云的规矩,就不好说了,乱世人命贱如狗啊。”

霄广口才不错,绘声绘色的讲述部落联军和半边云的大战,但最后,简单地说,霄广是想聘请凤如山他们,作为商队的临时保镖。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在草原上行商,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意外,类似的情形。并称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刘红亮司长。不罕见。

“半边云被剿灭了!霄掌柜,黑风山有多少残匪?”

半边云是方圆千里内最大的一股马匪,远近闻名,墨云自然是听说过的,不过,他们离开石牛寨已经6天,走了将近500里,半边云被围剿的消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可惜?嘿嘿,盗亦有道!看来打击马匪,也不是对所有的人都是好事,再差的规矩,也比没有规矩强点。知己知彼,墨云还算能沉得住气,不错。”

凤如山心里暗暗点头。

他们一行,黑风山也是必经之地,霄广一看就是这一路的老手了,结伴而行,对双方都有好处,墨云还能先打听一下情况,作为一个刚20出头的公子哥,也算沉稳了。

至于马匪拦路抢劫,当然是祸害,但据凤如山所知,规模稍大,有固定地盘的马匪,对路过的商队、行旅,一般并不会胡乱杀人,而是征收过路费,过路费的多少,也大体有个稳定的说法。

部落倒一般不征收过路费,但服务区内的商铺,都有部落贵人的背*景,服务区的价格比普通的市场行情贵上一大截,而且基本不打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其中的味道,嘿嘿,服务区是客人主动、自愿上门接受服务,愿打愿挨,和马匪靠武力强征,也许,还是有点不同吧,至少,算是文明的一小步。

虽然从本质上说,凤如山实在理解不了,跨马提刀,口中大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马匪,和笑容满面,温声细语笑称欢迎下次光临,祝您旅途愉快的服务区掌柜,有什么本质的差别。

“总数大概有两三百人吧,我也是刚刚听人说起,不敢确定。不过,马匪总不会一次全体出动,只要不过分,给他们买杯酒喝,也无所谓,……。”

凤如山一行,不仅人数不少,而且每个人的坐骑都是豹麟马,关键是,除了两名仆人和慕容雪菲,都是武士,个个挎刀带箭,看上去雄赳赳,气昂昂,还有两名二阶武士,运气不是太差的话,威慑二三十名马匪,足够了。

马匪要的是钱,一般情况下是不要命的。

霄广在这条路上跑了大半辈子,和半边云打交道的次数多了,他此次运送的,就是普通的蓝荧菊,价值不高,他并不指望万一碰上了马匪,凤如山他们能战而胜之,而是和气生财,破财免灾,他只是想少缴一点,过路费。

可惜,讨价还价也是需要实力的,商队按照平常的习惯,只带了四名护卫,实力太差。

谁知道这股刚吃了败仗的马匪脾气好不好。

“行!明天早上一起出发。哲温,你去和霄掌柜喝一杯,好好的聊聊。”

墨云明白了霄广的底线和要求,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客串保镖,也是有报酬的,至于报酬具体有多少,道上都有相应的规矩,不过,墨云不会去操心这些细务。

“哈哈,石牛部落哲温,霄掌柜,幸会,……。”

哲温有意无意的看了凤如山一眼,热情的拉着霄广去商队的篝火旁,喝酒。

这是他在小队里的角色,哲温很有经验。

“有决断。不过,还是年轻气盛了点啊。也许墨云觉得我击杀煞狼是借助了暗器之力,真正的实力不过如此,不值得重视吧。不过,嘿嘿,马匪新败,霄大掌柜找上我们,不要引火烧身了才好。”

凤如山向着慕容雪菲微微的摇了摇头。

他们一行,自然是以墨云为首,但于情于理,此类事务,墨云都应该征求一都有起诉权。此举对增强公众的环保意识、树立环保公众参与理念等意义重大。下凤如山这名长老的意见,即使是象征性的,而且双方都明白是象征性的,该有的过场,还是不能少。

就算凤如山的名义长老不算什么,他还是二阶武士,现在他们是在广袤的沁科草原,不是石牛寨的帐篷里,喝酒。

除非有必要,否则,尽可能保持程序正确,这是一名成功的领导者,不可或缺的,基本理念,或者说,素质。

称这与前年“松花蛋”被美国媒体CNN评选为“世界最恶心食物”榜首事件如出一辙

当然,也许墨云心里,从来没把凤如山当成一个长老。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凤如山,实在担心墨云和有些二代,比如木兰芹妍,一样,自己什么都不懂,屁本事没有,还目空一切,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虽然前面的几天,墨云表现的还算中规中矩,不过他明显情绪不高,很少说话,凤如山也无从判断他的脾气、性格。

南门远对墨云的感觉,也许不假,不过凤如山还是宁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一群,给黑狼大帐相关人员的礼物,还是带了一点,价值不低,但体积却不大,外表上没有惹眼的值钱货物,一些生活用具,马匪当然看不上,不过,豹麟马,对马匪,可是好玩艺,凤如山的直觉,马匪,总是要碰一碰的,多了霄广的商队这个老麻雀,不是坏事。

……

“马匪!嘿嘿,木长老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的傍晚,前方烟尘滚滚,蹄声隐隐,一队人马疾驰而来,看样子是冲着他们这一队有些奇怪的组合而来,墨云挥手让众人做好战斗准备,和霄广一起策马向前,突然记起了队伍里还有凤如山这么一名长老。

“呵呵,马匪新败,立足未稳,心浮气躁,匪性凶残、易变,云公子多加小心。”

败兵逃将,会如何行事,凤如山对半边云不熟,也没有把握,自然没有任何高见,只能靠墨云随机应变,不过,他也没有自己出面和马匪交涉的兴趣。

再说,长篇大论,他的厥匈族语,不灵光。

“嗯,木长老高见。”

墨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对哲温坐了个奇怪的手势,催马赶上前面的霄广,在商队不远处并辔而立。

“木大哥,马匪人数不多,估计不到三十名,公子的意思是,没事最好,实在不行,先下手为强,能杀就杀,等他的动作,万一动手,木大哥负责第一时间解决为首的马匪,剩下的,交给弟兄们。”

哲温拍马靠近凤如山,低声地说道。

“嗯,我试试吧。”

“嘿嘿,还真来!我这运气,也太,不经念叨了。初生牛犊不怕虎,墨云勇气可嘉!”

凤如山只能苦笑。

“木姑娘看着点我们的骆驼就行了。”

哲温对慕容雪菲的惊雷指,印象深刻,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慕容雪菲和马匪正面的厮杀。

“小贝,等下机灵点,一旦情况不妙,不要等我和师叔,我们马快,马匪未必追得上。”

哲温离开,凤如山小声的对贺双吩咐道。

他并不想去招惹彪悍的马匪,而且,在空旷的草原上,面对几十名马匪,凤如山倒不担心自己和慕容雪菲的安全,但未必护得贺双周全。

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TX
昆明哪家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