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火影之木叶教师第一七一章砂忍三人组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5-21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一七一章 砂忍三人组

“大人”,刚回到道场,赤野立即找上了河马寒宇,“那些人有动静了。”

“哦”,河马寒宇的神态很平静,这些都在他预料之中,“继续盯着,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是的,大人”,接到河马寒宇的命令,赤野立即领命,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河马寒宇突然叫住了赤野,等他转过身,才道:“你们也要小心安全,如果需要,你们可以先动手。”

赤野眼中闪过一抹感动,声音更加的坚定:“大人放心,赤野一定完成任务。”

河马寒宇仰望着天空,心中竟隐隐有些期待,这平静地生活过得太久,也该玩点刺激的,调剂调剂这有些枯燥地生活了。

“哥”,卡卡西在安排了佐助三人报名的事情后,立即赶回了道场,他急于想知道河马寒宇和三代打的是什么哑谜。

“这次波之国之行还算顺利吧?”河马寒宇收回目光,笑着问道:“有没有遇到我们地老朋友桃地再不斩?”

“咦?你怎么知道?”卡卡西惊奇地看着河马寒宇,关于再不斩的事情,他还只是跟三代汇报过,而其他知情的三人这个时候是不会来找河马寒宇的。

河马寒宇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很快地转移了话题:“鸣人他们三人参加这次的中忍考试,你是怎么看的?”

卡卡西强压下心中的好奇,神色有些凝儿童专用涂料没有得到官方认可重道:“哥,你猜得没错,鸣人虽然基础知识不怎么好,但头脑还算灵活,懂得变通,进步很快。而佐助就实力而言,已经不弱于中忍了,看得出来静这些年是很用心地教导他的,只是,他过于孤傲,而且战斗经验有限,这次中忍考试对他来说,是个很不错的机会。”

河马寒宇笑笑,不置可否,别人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这一届的中忍考试可是卧虎藏龙,说不准因为他的存在,还会有更加厉害的人物出现。鸣人和佐助虽然很努力,但努力的人却不只有他们,想顺利通过这次的考试,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听说鸣人和佐助的关系不算太好,怎么回事?”河马寒宇继续问道。

“他们两人?”想到他们两人相处的情景,卡卡西就觉得很无奈,道:“他们两人,还真是――,佐助是看谁都不顺眼,对谁都不理不睬,但偏偏对上鸣人时,话语有些刻薄。而鸣人有是个不安生的家伙,天天吵吵闹闹地,处处跟佐助唱反调。吵得人,挺烦的。”

“呵呵,没想到你也会说烦啊!”河马寒宇打趣道,随即从怀里拿出了一本书道:“这可是最新版的,别让琳看到了,再被她没收去了。”

卡卡西半睁着的右眼立即放光,伸手就去抢,感情自来也写的还真有人捧场啊!

河马寒宇暗自嘲讽,如果换他写书,一定比自来也强多了,也只有向卡卡西这么单纯的小家伙才会被自来也给忽悠了。(貌似有些自恋,暴汗中――)

接下几天,在河马寒宇地鼓动和安排下,道场的女眷全都悄悄地回到了木叶原来的住处。偌大的道场,只有夏之源、日向天魁和河马寒宇三人留守。

洞天、神风、晴天、白和伊跟着三木堂看守木叶监狱,当然这只是幌子,不过是为了让他们隐身暗处。

而辉同和赤野两人分别带着十五暗部,直接听命于静和红豆。静的任务是负责木叶外围的机关和陷阱的布置及侦查,而红豆明里是这次中忍考试第二场考试的监考老师,暗地里监视着村里的一举一动。

卡卡西和红专心于指导自己班上的学生的,虽然察觉到河马寒宇的一些安排,却没有时间过多的过问。

三代虽然清楚,但只是睁只眼闭之言,甚至让小泽暗中配合河马寒宇的安排,从河马寒宇的种种安排中,他感觉到了一丝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气息。

对于河马寒宇复出后的第一次大动作,三代可以说是相当的重视,暗中提高了木叶的戒备等级。

“喂,你们是什么人?”木叶丸警惕地看着眼前三个陌生的人,问道。

“走开!”其中的大块头不耐烦地挥开手,直接将木叶丸挥开。木叶丸连翻了几个筋斗,摔在了地上。

棋木纪土看到木叶丸吃亏,手中苦无甩出,向大块头射去,随即持着匕跟在后面冲了过去。

“噔噔”,大块头将背后的包裹往前一挡,棋木纪土射出的苦无全都钉在了上面,还没等棋木纪土看清他的动作,就将棋木纪土拧了起来,他那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掐着棋木纪土的脖子,让棋木纪土一阵窒息,手中的匕也掉在了地上。

木叶丸和他的两个跟班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大块头,心里有些害怕,但看着棋木纪土涨得紫红的脸,还是壮着胆子叫道:“快放开他。”

一抹鲜亮的黄影闪了过来,疾地朝大块头掠去,“砰”的一声响,大块头被震退了两步,而趁这功夫,他手中的棋木纪土也被人救了下去。

“鸣人哥哥”,棋木纪土头上冒着冷汗,不停了咳了几声,才缓过气来。

大块头很是不善的看着漩涡鸣人和棋木纪土,脸上的脸谱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你是什么人?”

“呐,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漩涡鸣人,是立志成为火影的木叶忍者。”漩涡鸣人将棋木纪土挡在身后,很是慎重地自我介绍道。

“哈――,哈――,哈――”大块头十分夸张地笑了起来,道:“难道木叶忍者都是些喜欢偷袭和说大话的家伙吗?”

“你――,你侮辱我们木叶忍者,我要打败你。”漩涡鸣人立即暴跳了起来。

“那好啊!我倒想看看木叶的忍者有多厉害。”大块头似乎不怎么看得起木叶的忍者,而且看他那样,似乎是想后端往往较薄弱。”林双德坦承存心找碴。

大家伙刚将肩上的家伙放下,就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地肩上。

“什么事?”大块头不满地看着背后扎着两条辫子的黄头少女,问道。

黄头少女摇了摇头,指着一边那个长着浓浓的黑眼圈,脑门上写着个大大的“爱”字,背后背着个大葫芦的少年道:“不要惹事,他的情绪似乎有些稳定。”

少年看都不看自己的两同伴,从两人身边穿过,走到漩涡鸣人的面前,冷冷地道:“让开。”

漩涡鸣人看着少年的眼,心中一阵战栗,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油然而生,竟然乖乖地让开了路,等三人从他身边走过,他才反应过来。

“等等”,漩涡鸣人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让开,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喊住三人,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大手一挥,指着那个给他一种熟悉感的少年,道:“我要打败你。”

少年缓缓地转过身,眼色说不出的阴冷,有不屑,有鄙视,还有一点点兴奋。

大块头和黄少女对望了一眼,看向漩涡鸣人的眼中透着一丝同情和哀悼,似乎眼前的漩涡鸣人就是个死人一般。

被这个奇怪的少年凝视着,鸣人忽然现自己似乎被冻住了一般,全身僵硬,竟然是连一步也挪不开,仿佛灵魂从身体里面抽出了一般。

“嘘”的一道破空声从鸣人的耳畔划过,一枚苦无落在了两人的中间。

“嗯?”少年抬头朝一边的树上望去,眼中精光闪动,越来越兴奋了。

佐助斜靠在树上,一枚苦无在手指间翻动着,脸上一片平静,看不出心中在想什么,只是眼中闪过的战意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思。

下一刻,少年出现在佐助旁边的树上。

“我爱罗”,黄少女很是紧张地叫道,同时眼睛朝不远处的一颗树上看去,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我爱罗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勉力压住体内的兴奋感觉,对佐助道:“砂忍,我爱罗。”

佐助愣了片刻,随即嘴角微微翘起:“木叶忍者,宇智波佐助。”

我爱罗微微点头,从树上跳了下来,无视在那里龇牙咧嘴的漩涡鸣人,直接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喂,我叫漩涡鸣人,我要打败你。”漩涡鸣人最讨厌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之前的害怕瞬间消失,冲着我爱罗三人大喊道。

三人却是连头都不回,消失在拐角处。

“白痴!”佐助斜视现在做的这家餐厅比较倾向家庭一点着漩涡鸣人,目光在我爱罗刚才停留的方向停留了一下,很快就离开了此处。

“佐助,你给我站住。”漩涡鸣人愤怒地大吼道,目送着佐助从他的眼前消失。

“我爱罗?”宇智波静站立在不远处的树上,对漩涡鸣人的暴怒视若无睹,脑海中想到的全是刚才那个叫做我爱罗的怪异少年,她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非常浓厚的杀气,他应该是杀过不少人吧!

火影办公室里,三代收回了远眼睛之术,口中低念道:“看来四代风影这次是有备而来啊!砂忍村从三战中恢复了吗?”

珠海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宝宝积食消化不良吃什么
长治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月经量少可以中药调理吗
哪里可以治疗血管堵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