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大泼猴第八十六章这是妖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6-02

大泼猴 第八十六章:这是妖

“别……别杀我好吗?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猴子哼地笑了出来,将手中的行云棍顿在地上,侧过脸问白猿:“他说不杀他,你同意吗?”

短嘴瞪大了眼睛盯着老牛张大了他那鸟啄狂哮道:“不行!杀了他!”

站在一旁的老白猿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老牛……想必也是一时迷了心窍,也许这事是个误会。”

“你给我闭嘴!误会?哪来那么多误会!你知不知道他们还想杀你?”

老白猿听到这句话先是一颤,但很又笑了笑,那笑容看起来有些慌乱,有些苦涩。

“怎么会呢?”他看着猴子说道:“他们,不是想我和短嘴和他们一起走吗?没有我们他们不也不好吗?肯定是有别的原因,也许……也许我们应该问清楚。”

“你脑子有病啊!他刀都架到我脖子上了还需要问什么原因吗?不是猴子赶过来,我早死了!”

“大家都是兄弟,就算……也该问问清楚啊。”

“要问什么清楚!我就一句话,你要是要留他,我就走!”短嘴捂着胸口歇斯底里地咆哮。

老白猿眨巴着眼睛,缓缓低下了头,那白色毛发下布满皱纹的手微微地颤着。

此时,由于吵闹声就连原本与他们分开的那些个小妖都悄悄围了过来,只是远远地站着,不敢靠近。

一直静静地听着的猴子环视了一圈,目光后落到老白猿身上,淡淡说道:“原因就是,除了让你们一起走,还有其他的办法能保证他们不会巡天将追缉到。只要杀了你和短嘴,只要这支队伍被巡天将发现,到时候一百多个小妖四处逃窜,还有谁会有功夫搭理他们呢?”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众妖,论是老白猿、短嘴、还是小妖们脸上的神色不微微变了变。

寂静的夜里,沉默得只剩下山林间呼呼的风声和树叶的沙沙声。

所有人都沉默了。

老牛缓缓低下头,魁梧的身体整个瘫坐在地上,捂着头,囔囔自语道:“是他让我来杀短嘴的,他自己却跑了……呵呵呵呵……”

那声音听不出是哭还是笑。

这一刻,也许除了老白猿和猴子,在场的人心中都是熊熊的怒火。

豺狼与老牛算计的并不仅仅是老白猿和短嘴那么简单,他们算计的是整个队伍。用整个队伍被巡天将追缉为代价,换取他们自己的顺利到达。

此刻,虽然没有人出声,但老牛感觉那一双双的眼睛盯着自己,就好像一根根的刺在扎过来一样。他捂着脸,低着头。

在众妖的注视下,猴子一步步走过去,拔起老牛那把长度已经与猴子身高都差不多的大刀,送到老白猿面前,使了个眼色:“你决定吧。杀,还是不杀。”

老白猿的手颤得厉害了,他眨巴着眼睛,眼眶里隐约有些晶莹的东西。

“你他妈还犹豫什么啊!”短嘴大吼一声,伸手就想来夺猴子手上的大刀,却被猴子闪过。

“我说了,他是头,他决定。”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老白猿身上。

犹豫了许久许久,久到短嘴都已经开始捶胸顿足,久到小妖们已经开始不满地窃窃私语,老白猿终说了一句:“还是……不杀吧。”

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强撑起了一张笑脸,看着猴子。

猴子点了点头:“行,听你的。”

说罢,将大刀插回地上,转身就走,身后传来老牛嗷嗷的痛哭声和短嘴的谩骂。

回到营地,猴子大喊了一声:“小红!出来了!没事了!”

小狐妖噌一下从远处的草堆里飞奔了过来,紧紧地抱住猴子的大腿。

“好了,没事了。”猴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嗯!”小狐妖重重地点了点头。

事情很结束了,老牛扛着刀,躲到一旁呆呆地坐着,时不时眼睛往猴子身上撇。

短嘴飞上了树,那脸上的怒容还没消,想是被吓坏了。估摸着以后谁夜里让他下来他都不会下来了。

老白猿则朝着猴子走了过来,坐到猴子的身旁,却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远处,一群小妖不知道怎么的,聚到一起,吵吵闹闹也不知道在争执着什么。

想了很久,老白猿开口说道:“谢谢你……”

“干嘛这么说呢?你是队伍的头,由你做决定是应该的。”猴子盘腿坐在地上,用手抚摸着枕着自己大腿已经熟睡了的小狐妖的头发。

“我哪里是头啊,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个烂好人,给你们收了个烂摊子回来。”

猴子微微翘了翘嘴角,却没有笑。

“其实,你真没必要留在着队伍里。如果是你,哪怕再加上小红,你们两个单独走的话一个晚上就能穿越草原了……”

猴子笑了出来:“这是赶我走吗?”

“不不不!绝不是!”老白猿连忙说道。

“那你想干什么呢?”猴子转过来脸来任天堂反败为胜的希望非常渺茫。地盯着老白猿看。

那目光让老白猿心中一颤,缓缓低下头。

他知道,猴子这句“你想干什么呢?”问得很认真,问的也不是什么赶不赶走的问题。而是……他自己,现在所做的事,究竟是想干什么。

是啊,他究竟想干什么?

又是想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我知道,杀了老牛才是正确的,有你在,如果是一组巡天将已经足够应付了,多老牛也只是多个保险。如果是多组巡天将,你应付不来,就算加上老牛,也还是应付不来。”

“那你为什么还不选择杀他呢?”

老白猿抿了抿干瘪的嘴唇,说道:“我只是觉得,当妖已经很苦了,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呢?”

眨巴着那双布满了血丝,浑浊的眼睛,他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呼出的气在空中化作淡淡白雾。

“我知道我很傻,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觉得的。”咧开嘴,他笑了笑:“总之,谢谢你,陪我傻。”

猴子将目光移向远处还在并于2004年拜中医泰斗邓铁涛为师吵个不停的小妖们,问道:“那眼下的情况,你打算怎么处理?”

“不知道,但总会想到办法的。人不是有句话叫‘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吗?总会有办法的,总会有办法的,总会有办法的……”他囔囔自语,好似在说服自己一般。

那紧握的双手,在瑟瑟发抖。

那一夜,除了小狐妖之外,几乎所有这一群妖怪都没睡。哦,不,还有一个睡着了,大角。从头到尾他都抱着巨斧鼻鼾如雷,除了过去踹他一脚还真没什么能弄醒他。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猴子便看到那群吵闹了一夜的小妖聚集到了一起,其中一撮扑通扑通地朝着老白猿跪了下去。

那只被小狐妖称为黑子的老鼠精也在里面。

“干嘛干嘛?你们,这是干嘛?我不会丢下你们的?”老白猿一下慌了,他连忙奔向前去猛地拉扯,但他们就是不起来。

“白老,谢谢你。”其中一只小妖抬起头来说道:“谢谢你一直带着我们,一直护着我们。”

“你们这是干嘛啊?”

小妖抿着嘴,一滴滴眼泪落下。默默地叩头,一个个的响头。

“你们,这是干嘛?我……我不会丢下你们的。”

“白老,我们这些小妖向来孤苦伶仃,天生天养。谁也不会管我们的死活,谢谢你。你就是我们的父母。请受孩儿一拜。”

身后原本站着的小妖们也一并跪了下去。

那一个个重重的响头叩下去,将一朵朵梅花留在地面,好像直接撞在老白猿的心上,

“起来,起来说。”老白的眼中泛起了泪花。

“我们昨天晚上商量过了,老牛他们的办法是对的,这里不能呆。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分一半吸引巡天将的注意力……白老,你帮我们的已经够多了,我们不能什么都靠你……”

这是在诀别。

老白猿顿时心中一悸。

小妖没有再说下去,那一群小妖已经泣不成声。

老白猿抿着嘴,一滴滴眼泪止不住下引导长期电量合同和投资。但前提条件是电力供需基本平衡落:“别……不用这样……我一定,一定能想到办法的。你们给我点时间……”

坐在远处抱着自己大刀的老牛缓缓侧过脸去不看。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等了,再等大家就是抱着一起死。”

“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的好孩子……”

老白猿终于也忍不住跪了下去,与他们抱在一起嗷嗷痛哭。

这该是多傻的一群妖怪啊……

黑子缓缓站了起来,抹去脸上的泪渍,赤着脚朝着猴子这边走了过来,一双眼睛盯着猴子,似乎有点害怕。

他终鼓起勇气走到小狐妖的面前,用沾满泥沙的手从那条身上唯一的遮羞物――一条破破烂烂的裤子里抽出一支银灿灿的匕首递给小狐妖。

“这是我上次偷偷藏起来的,送给你。”

接过那根刻有巡天府字样的精致匕首,小狐妖眨巴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转过脸来看着猴子,眼角缓缓泛起泪花。

猴子长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我跟白猿说说吧。”

刚迈开腿,却被黑子扯住了裤腿。

“别……”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泪又是泛起,哽咽着,他说:“提议……是我提的,抽到签,是我的命。所以……别……”

转过身,他伸手抱住了小狐妖:“如果我能……活下来,一定会到恶龙潭去找你的。等我……”

回过头,他抹去眼泪,朝着猴子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看着那瘦弱的身影远去,小狐妖的眼泪好像决堤一样地流,咬紧了嘴唇,却始终没有出声,只是牵着猴子的小手好像拼劲了力一样地攥紧。

这就是妖,他们没有自己的历史,没有自己文化,没有传统,也不会有信仰。

天庭的正义里没有他们的位置,他们只能靠自己,只能活在阳光照耀不到的角落橙灵从一开始就摆在了极高的位置。【器灵与职业的关系】每一个器灵都有自己的主打加成里,却依旧如同野草一般疯长。

―――――――――――――――――――――――――――――――分割线――――――――――――――――――――――――――――

感谢院二楼君陌、问题儒先生、青灯古佛度流年。感谢你们~我第一次有了舵主粉丝,而且一天诞生三个!谢谢你们。还有,院二楼君陌君~可以加入群么?

日照妇科医院地址
小娃咳嗽有痰但是咳不出来
海南十佳白癜风医院
热淋清颗粒作用
排卵期出血小腹痛
盆腔炎什么原因引起的